t>
阳光高考信息平台 阳光高考 高考资源 美术高考 高考分数线 高考成绩查询 艺术高考 太阳gg官网官网
联系
我们:
4009-222-222
太阳gg官网 > 高考资源 >

无知之幕下高考资源分配正义

2019-12-28 03:26

  提要:罗尔斯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一个社会制度是否合理,首先就要看它是否正义。在他的正义论中,他所要探讨的是:社会的主要制度对于分配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以及分配社会合作的利益时,所应该采取的方式。

  只有在每个人都受到无社会差异的对待时,正义才会出现。无知之幕下,大家不会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即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来的位置,因此这一过程下的决策一般能保证将来最弱势的角色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一,表面上是计划招生体制的问题,实质上是教育公正问题,是对优质高等教育稀缺资源的分配问题

  教育公正是最大的社会公正之一。做到教育公正,就要通过合理的教育制度,恰切地分配教育资源,使每个人获得与其相适宜的教育。

  如果没有恢复相对公正的高考制度,许多农村的孩子也许永远都只能起早摸黑,脸朝黄土背朝天地修理地球。可是,有是一回事,如何设置这个制度又是一回事。比方说,如果你户口在北京参加高考,你会感觉比在湖南参加高考要幸运得多,因为北京的高校云集,高考录取分数又相对低,2015年本科录取率达到71.8%;而同期的广东、山东、湖南,还不到40%。如果看看一本的录取率,差异就更大了:同样的分数,在外地可能只能上二本而北京却能上名校。你会觉得这样的制度不公正,凭什么?湖南考生这样,湖北、江苏两地的考生同样会有这样的想法,最近一条新闻更是火上加油。

  在距离高考只有20余天的时候,湖北、江苏两地“高考减招”事件备受关注,这就是国家实施的跨省生源计划调控,包括江苏、湖北等12省份今年将向10个中西部省份调出16万招生计划,其中江苏和湖北各调出3.8万和4万个。调出生源计划的名额,是因为这些省份的高等教育资源丰富、升学压力较小,因此,为了缩小一些录取率低的省份同全国平均水准的差距,就需要进行调拨。

  当然,由于中西部地区经济欠发达、教育资源匮乏等原因,当地的录取率往往低于经济发达省份。因此,高校招生指标向贫困地区倾斜是在现有招生体制下更好地实现教育公平的手段之一。这固然没错,可是人们所质疑的是,为什么录取率也高的北京没有列入调出省份。虽然,继江苏湖北两省回应今年高考不会“减招”后,近日又有黑龙江、吉林等多个省份公开表示,今年高考不会减少本省招生计划。

  一场风波渐渐缓和下来,可这并没有消除人们对高考录取制度的质疑,大家争论的焦点表面上是计划招生体制的问题,实质上是教育公正问题,是对优质高等教育稀缺资源的分配问题。

  二,罗尔斯的第二原则明显地表明了他对于社会中最少受惠者的偏爱与保护,他认为只有保证了这些人的利益,该社会才能说是正义的

  如何对稀缺资源进行分配涉及到公正问题。这里不得不提及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尔斯的《正义论》,有人说,罗尔斯的公正理论是迄今为止学术界所有对公平价值观念所作的解释中最令人满意的一种,也是最有利于稀缺资源分配的公正理论。

  罗尔斯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一个社会制度是否合理,首先就要看它是否正义。在他的正义论中,他所要探讨的是:社会的主要制度对于分配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以及分配社会合作的利益时,所应该采取的方式。比方说公民的受教育权利如何分配。

  罗尔斯提出最著名的两条正义原则是,“第一个正义原则: 每个人对与所有人所拥有的最广泛平等的基本自由体系相容的类似自由体系都应有一种平等的权利。”(平等自由原则)。这一原则,主要是支配权利与义务的分派,确定与保障公民的平等自由权利。第二个正义原则是:社会的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该这样安排,使它们:(1)在与正义的储存原则一致的情况下,适合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差别原则);(2)依系于在机会公平平等的条件下职务和地位向所有人开放(机会的公正平等原则)。这一原则主要适用于收入和社会则富的分配,以及对那些利用权力、责任方面的不平等或权力链条上的差距的组织机构的设计。虽然权力和财富无法做到真正的平等,但它必须合乎每个人的利益。同时,权力的地位和领导性职务也必须是所有人都能进入的。人们通过坚持地位开放而运用第二个原则,同时又在这一条件的约束下,来安排社会的与经济的不平等,以便使每个人都获益。在这两个原则中罗尔斯认为第一原则优先于第二原则,第二原则中的第一条优先于其中的第二条。但是这两条优先后面实际上还蕴含着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优先,即正当对善的优先。此外罗尔斯的第二原则明显地表明了他对于社会中最少受惠者的偏爱与保护,他认为只有保证了这些人的利益,该社会才能说是正义的。

  按照他的第一原则,法律的制定首先应该保障公民的平等自由,包括享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它意味着,法律的制定不应该只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或者说像边沁等功利主义论者所认为的那样只维护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而应该首先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义务和自由。这也就是平等自由原则,或者是程序性正义,主张一个中立的程序施用于任何社会群体,而无论结果如何——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就像高考一样,任何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但同时都需要通过相同的高考分数线来录取,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当这种平等分配不可能实现或难以实现时,则可以使用第二个原则,即首先使用差别原则,或者是补偿性正义,主张根据历史、文化、经济条件有偏向地制定法律和政策,以保证一个相对公平的结果,保障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只有保护到弱者的利益才能使社会趋于平等,比方说,高考政策要对中西部地区的考生相对倾斜。但这其中最关键的难题就是由谁、如何来制定这个制度,又如何把握其中的度。

  三,无知之幕要求人们摆脱现时现刻的各种感觉和知识,在现实社会面前拉上一道大幕,使人们纯粹从零点开始思考正义的原则

  罗尔斯为此提出一个无知之幕的著名概念。这个概念是个大胆的假设,以便能运用纯粹程序正义的概念。原始状态是一种假设,它要求人们摆脱现时现刻的各种感觉和知识,在现实社会面前拉上一道大幕,使人们纯粹从零点开始思考正义的原则。无知之幕假定各方不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阶级出身、天生资质、自然能力、理智和力量等情形,也没人知道他的关于善的观念,他的合理生活计划和心理特征,各方也不知道这一社会的经济或政治状况。因为每个人的社会地位、条件或个人气质均会影响一个人对正义原则的判断。所有的参加者都处在无知之幕背后,他们对他们的特性、能力、宗教信仰及个人的历史一无所知,这样原始状态才能成立。处在原始状态中的各方都是平等理性的,在选择的过程中,所有的人都拥有相同的权利,人们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确定正义的原则。

  罗尔斯提出,只有在每个人都受到无社会差异的对待时,正义才会出现。无知之幕下,大家不会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即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来的位置,因此这一过程下的决策一般能保证将来最弱势的角色能得到最好的保护。当然,它也不会得到过多的利益,因为在定规则的时候幕布下的人们会认同那是不必要的。

  “无知之幕”最通俗的一个例子:“几个小孩子分一块蛋糕,怎样分才能够做到最公平?”答案是负责切蛋糕的人最后拿。正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将拿到哪块,才会尽量把蛋糕分得均匀。

  人们对这次“高考减招”事件的质疑,不是不要对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中西部地区政策倾斜,而是如何相对公正地分配高考资源,为什么录取率也高的北京没有列入调出省份,这样的政策出台是否在无知之幕下所做出的选择,是否公正。

  有专家提出,政策制定者应该在无知之幕下制定分配稀缺资源的政策。而理想的招生模式应当是完善现有招生体制:参与招生的高校形成一个“牛吃草”的平衡机制,就如同草原上放牛那样,每所学校相当于一头牛,它们总会在尽可能的范围里找最好的草吃,各校也会招收他们认为素质较好的学生,这样在总体上就能避免计划体制下各地因指标分配不均造成的招生不公平。

    太阳gg-太阳gg平台_太阳gg注册【太阳gg】
太阳gg,太阳gg平台,太阳gg注册